巫祈

先生的贴身丫头。
一个固执己见,不想被人打扰自己想法的人。
世界在您的眼中闪耀,提督。

【球/岚】剥皮削骨

灵感来自361话的第七第八页。激情短打。


  “哼……哼哼哼……”


  肖自在顺着曲不成调的哼歌声,看向靠在一边的手术台旁,拎着手术刀正兴致勃勃研究着的王震球。


  他挑了挑眉,将自己的视线饶有兴趣地移到了满地横七竖八的尸体上。


  虽然这个任务确实有点麻烦,但是以球儿的人缘来说,应该还不到特意请自己来帮忙的地步吧,而且……


  肖自在打量着满是伤口看上去颇为凄惨的尸体们。...


【雉绥】妖花(完结)

第十三章  合卷


  逝水无情。


  刘长从地上站了起来,随手拍了拍自己白色的衣袍,随后慢慢地踱回了不远处的梓宮旁。


  刘长在梓宮左侧站定,浅浅地扫了一眼面前这辆饰以白绸的马车,他轻轻笑了笑,将手柔柔地搭在马车的车壁上,轻轻叹息:“七年了……”


  那声音轻得没有人能听得见。


  看似无穷无尽的纸钱在送葬的长队中飘散着,宛若纷纷扬扬的大雪。...


【雉绥】妖花(12)

第十二章  若尘


  邓灼姝将手中的竹简放到了处理好的那一边,随后揉了揉眼睛。


  一边伺候着的槿马上差人送上了茶水,邓灼姝看着如此称心的安排笑笑,端起茶杯,打算暂且休息片刻。


  就在她抬眼之时,一个着黑红两色衣袍的身影出现在了殿门前,正向着自己的方向款款走来。


  侍立在侧的宫女们一见到她,马上跪下行礼,只是没有一个发出问安的声音,就这么安安静静地跪了一路。


  邓灼姝立刻放下手...

【雉绥】妖花(11)

第十一章  逆流


  吕后震怒,当即决定杀使者,出兵匈奴。


  朝堂也一片主战之声,似乎大家都忘记了还算不久前,高祖刘邦的白登之围,身在后宫但实际上却是汉朝二把手的邓灼姝自然也是听到了这个消息。


  日后听邓太妃身边伺候的宫女们提到,那时正在看书的太妃竟失手打碎了茶盏。


  虽然吕娥姁实在怒不可遏,但她却没有立刻下令,只是在听完大臣的意见,明白他们中的绝大多数都与自己意见一致后,她便罢朝回到了自己的宫殿同时召见了邓灼姝,...

【雉绥】妖花(10)

第十章  失马


  皇帝突然去世了。


  事出突然,饶是吕后也不由得愣住了。


  但现在显然不是愣住的时候,皇帝去世,葬礼自是不必说的,他连陵墓都尚未建好,除此之外更重要的事便是,皇位继承的问题。


  这年,吕后四十三岁,而刘盈尚才二十岁,膝下并无正统子嗣,只有几个与宫人生的庶子,不仅无名无分,更重要的是如立他等,吕后便会晋升为太皇太后,以这个身份摄政可不如太后来的名正言顺。⑴...


【雉绥】妖花(9)

第九章  同治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大汉王朝在实质上的掌权者,吕太后手中倒算得上是安康平稳,但是统治一个王朝自是不会事事顺心的。


  “岂有此理,”吕娥姁将手中的奏折摔在了跪在堂下的人脸上,“汝方官至几何,便敢贪赃枉法?是予太给王氏一门面子了?”


  “冤枉啊太后……”


  “住口!”吕娥姁打断了他,却是被气笑了,“证据确凿还敢狡辩,来人,押下去!”


  “诺。”两边站着的卫兵马上...

【雉绥】妖花(8)

第八章  如梦


  废后之事在被摆上明面之前便悄然结束了。


  吕后自是不必说,且不论她在前朝有娘家做后盾,自她斩杀了韩信彭越之后,其威名更是让朝堂大臣都无不战栗,就算这些也可以成为治罪的罪名,但也让陛下亲自揭过了。而太子又始终兢兢业业,朝中重臣本就也是太子府的官员。


  反观刘邦,连他理论上的盟友邓夫人都对此事持全然不配合的态度,不过话说回来,就算邓夫人支持刘邦,她的娘家也只有一个哥哥在朝中任虎贲中郎将而已。


  高下...

【雉绥】妖花(7)

第七章  柳暗花明


  “为何朝臣个个只知道反对朕!”


  邓灼姝压了压自己的眼帘,将手上的茶盏送到了案上。


  “陛下先歇歇吧。”她有些小心地开口。


  刘邦压下了怒气,端起茶盏猛灌下一口:“有劳爱妃了。”


  “陛下言重。”邓灼姝看着他的情绪稍稍稳定了些,便呡呡嘴唇,“陛下,后位更易之事,还是罢了。”


  “罢了?”刘邦的双眼仿佛看着猎物的鹰...

【雉绥】妖花(6)

第六章  得非所愿


  出事了。


  想起了在问安时吕后冰冷的眼神,邓灼姝下意识地抓紧了掌中的锦缎,不由得一阵战栗。


  “夫人容禀。”


  如愿听见期望的声音,邓灼姝且惊且喜,她略显焦急地抬起头:“槿,到底出了何事?”


  “……”迎着主子期盼的声音,槿片刻竟有些不知所措,但她还是硬着头皮说了下去,“据说,陛下今日下朝后独留下了相国萧何,传闻是……”她撩起眼睑看了邓灼姝一眼,便立刻...

【雉绥】妖花(5)

第五章  惊雷


  “爱妃不是说会留意的吗?怎么反而病疾愈见加重,一拖再拖。”


  邓灼姝微微支起上身,却被温柔地按了回去:“爱妃切勿起身,好生躺着便是。”


  看着陛下真真是一派体恤妃嫔的模样,邓灼姝却并没有就此放下心来:


  “妾之病疾本不该惊扰陛下,未曾想竟会拖得如此之久,实感侍奉不当。”


  眼见姬妾身染病容却还向自己谢罪,哪个男子不会心软:“夫人不必自责,病疾之事,哪能由人...

1 2 3 4

© 巫祈 | Powered by LOFTER